白飞飞飞!

有一个人在我落地前的那一刻,抓住了我

俺和孙翔同一天生日~(*^▽^)/★*☆

我删了石墨的文章,虽然都被屏蔽了。但还是删掉了,虽然我觉得我没事,也不值五万的说……

~另外嘻嘻我是无情的鸽手

白雪红花,吃烤串

56个民族为什么只有汉族的服装没有流传下来啊。。这两天在180000线小县城穿汉服真的被讲的很不开心了。可是我想,我这么喜欢都不穿。那么其他也喜欢的谁敢穿呢。。

汉服娘夜游!晚安!回来以后要收心,继续我的脆皮鸭

今天穿汉服坐动车,居然遇到那种问我是不是韩国人的安检人员

大猪蹄子是我本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又懒惰了半个月

又是一天臭屁日……其实我是在为出去玩的造型做练习。又是拆头发要命的一天了。目前会做四款头发了,全部都是瞎几把做。
头发拆了,12个夹子三个发圈。

花朝记(一束芳华立领袄裙•绝版了)

『晓薛向』中秋贺文《一宝定情》abo生子•一发完

◎ooc预警
◎abo第一次尝试,我不太会这个,感觉好多bug,所以我只能糊过去啦~全文11370字,没有文笔,没恋过爱,没生过娃,abo只看过同人;我本来就是计划写个六千左右吧,其实没有写完,后面大概还有一点的但是到这也行了吧
◎小萌新白飞飞飞在这里祝大家中秋快乐啦啦啦

[加了魔道的tag,不妥我就撤,别骂我,别骂晓薛,别骂薛洋,非要骂的话,就骂我吧,不许骂我爸妈]

———————————————————————

一宝定情

◆晓薛

当今社会日新月异,科技和文明都在日益发展,性别平权的热潮开始逐渐发酵,更多的男性omega和女性omega开始追求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要拥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即不再是男女性alpha的附属物,只是革命尚未完全成功,同志们仍然还在努力当中,而薛洋就是一枚新时代小o是也。

现在的ao信息素已经很少会影响到他人的情绪了,发情期也不会持续太长时间,通常只需要服用抑制药物和注射抑制剂就可以长期控制住,不存在什么长期用药导致药性降低的情况,也就更好的保障了omega的人身安全,也有越来越多的omega开始崇尚不婚主义,alpha将不再掌控他们的身体和灵魂。但还是有不少omega是比较封建保守派,他们的思想已经被固话了,仍认为omega天生就是应该相夫教子的。而不幸的是,我们的薛小洋同学的母亲就是这样的一位。

而更加不幸的是,薛洋也竟然早早的结婚了,这些就算了,本来他的人生理想就是追求真正的平等,将来遇到喜欢的人之后再慢慢走向婚姻的道路,也不用去在意对方的性别,beta或是omega,遇不到钟情之刃不结婚也可以,结果他不仅没有自由恋爱,反而还是被逼嫁给了一位年轻的alpha。

起因是,薛洋去参加同学的生日聚会,头一次喝酒,就喝了一杯就上头了,正好那个时期又是他的发情期,虽说已经提前服过药物了,但是由于酒精的影响效用减半,导致信息素外泄甜橙的香甜味道变得前所未有的汹涌,当时他正躲在盥洗室里打算洗把脸清醒清醒,直到意外捕获到一丝柑橘味道的出现,之后的事薛洋就一概不记得了,只有一个朦胧的印象,那就是很疼,事后醒来那位alpha也在,居然是他们学校的音乐系老师晓星尘,当时晓星尘立刻向他表明了自己愿意负责的态度,但是薛洋很生气,拍拍屁股(疼)直接走人了。

当天回家薛妈妈就发现儿子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哪儿不对劲了,过去她儿子一天24小时皮的不行的,那天就很乖,放了学就回家,也没有和其他小o去浪,早早的就睡了,走路也学会轻手轻脚了,吃饭的时候能安安分分坐好,讲话也是轻声细语的,还以为是儿子终于学会如何做个大家闺o了,而且那个时期好像还有貌似不错的alpha在追小洋,薛妈妈心里可高兴了,可大约过了一个多月就不高兴了。

为什么呢,因为薛洋那段时间精神不太对劲,有时候说话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在学校里睡,坐公车也睡,回家吃个饭也困得不行,薛妈妈总感觉哪里出问题了,再后来薛洋开始喜欢吃酸的东西,平日里嗜甜如命的家伙突然就转性了,这下薛妈妈总算是明白了,当初是说觉得哪里不对劲呢,原来就是信息素的味道,两者气味很相似以至于自己都没察觉出来。就问他到底怎么回事,薛洋只好招了,那之后就是被送到了晓星尘的手里了,还是带着球去的那种。

面对自己的亲妈,薛洋也想反抗,曾经也想过去医院亲手杀死自己尚未成型的小孩,可一想想孩子又有什么错呢,他也是吃了没有好好上生理课的亏,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可他是长了一包子,又熬不过薛妈妈的一哭二闹的招,只好就答应晓星尘的求婚,但是,他们之间没有感情基础,而且他也是不是想要依附于alpha的omega,所以他与晓星尘约法三章,毕业以后再结婚,孩子生下来不是他一个人的,但是他是绝对不会成天就呆家里奶孩子换尿布的,将来他肯定是要出去工作的,晓星尘也答应了,所以他们以后的分工就是a主内,o主外的形式。不过这些薛妈妈并不知道。

结婚这件事晓星尘是非常愿意的,他从小就是个单亲家庭,就靠自己边读书边打工养活自己,现在还供自己八岁的妹妹长大读书,生活和工作之外,他的梦想是渴望拥有自己的小家庭,所以他非常乐意照顾人,当他得知薛洋有了的时候就立刻带上证件和戒指来求婚了,薛妈妈当场二话不说就把儿子的户口本交了出来,并且愉快的打包了儿子的行李美其名曰让他们培养感情。

薛洋对晓星尘必定是没有感情的,寒窗四载,他对晓星尘的印象也仅仅是一个老实木纳的alpha而已,甚至会想要问问老天爷,为什么他是omega,而晓星尘那种资质一般的家伙会是alpha。而薛洋偏偏就是晓星尘暗恋了四年的人,起初是因为薛洋笑起来很好看,便多看了两眼,谁知两眼过后又发现他的耀眼光芒,不知不觉每天都会偷偷观察他一举一动,直到有一天这个从手指到发丝都吸引他的目光的人,和他意外的有了牵绊。

薛妈妈和晓星尘定下来婚期之后,薛洋当晚就被没收了自家的家门钥匙,连人带行李就揣着小包子被赶去了晓星尘家。薛洋没得反抗,亲妈的决定就连亲爸也都是没权利反对的,他就更没有人权了,遂,从了。

薛洋是很委屈的,都说嫁出去的小o泼出去的水,可是他还没有嫁出去呢,怎么就被泼出门了,他可是亲儿子啊,您可是亲妈啊。

说是培养感情,薛洋总以为至少会慢慢来,结果一看晓星尘家两室一厅的屋子,另一间是去住校的妹妹的,所以他必须和晓星尘同睡,面对这间唯一的卧室,晓星尘的卧室,他紧张了,原因没别的,就是他习惯了裸睡,而且还要和对他来说很陌生的人一起睡,不紧张才怪。

裸睡是不可能裸睡的,他还没有这么不把晓星尘当alpha看,毕竟生理的特性摆在那里,他可不敢拿自己和小包子开玩笑,夜晚纠结着躺好后,见晓星尘抱来了毯子就打起了地铺也就放心了,然后心满意足的准备睡觉,然后他发现自己根本睡不着,心上闷闷的,说不出哪里不爽,在床上翻来覆去个半天,又拼命让自己什么也不要想,赶紧睡吧可就是一点困意也没有,不知道是不是白天睡多了的原因。

薛洋这边翻来覆去的,晓星尘也是睡不着,倒不是因为别的,主要还是他自己心里头小鹿乱撞,撞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薛洋就躺在自己的床上,还能闻到他淡淡的信息素味道和自己的混在一起,闭上眼睛又是薛洋那晚的模样,睁开眼睛还是薛洋的脸……咦,真是薛洋。

薛洋自己睡不好,估摸着肯定也吵到晓星尘了,就过去瞧他怎么样了,就看他裹着个毯子睡地面也是挺于心不忍的,这会儿晓星尘那双好看的眼睛突然睁开倒是吓了他一跳,莫名其妙的就脸红了起来。

“咳咳……要不……你到床上来睡吧”

“啊?薛洋同学!不用了!我挺喜欢睡地上的!”

其实晓星尘也难以入睡啊,薛洋是不会喜欢他的,可他喜欢薛洋啊,孤a寡o不太合适吧,虽然他们已经标记过了,可是毕竟他们还是年轻气盛,经验尚少,就怕自己一时冲动犯了错,再说薛洋还不知道他的症结所在,自己又怎么可以再胡思乱想下去呢,要赶紧尽快入睡才好啊。

薛洋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想法,在他眼里自己他与晓星尘没有什么不同,况且他不在发情期,自认为很安全,反倒是自己都让步了,他晓星尘还抱着个毯子不撒手是怎么回事,这么不给未来一家之主面子的吗,这会儿薛洋坐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整个人散发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就差头顶上戴个皇冠了。

“不听是吧?好,我现在就回家,然后我们解除婚约。”

“好好好,我听你的还不成吗”

这回换晓星尘委屈了,我让你睡床你不睡,我要睡地上你又不干,现在就凶我了,万一我不小心又睡了你的时候会不会还要打我啊……心里的想法千千万,但晓星尘可不敢说,薛洋肯跟他回来已经很了不起了,要是真的惹了他不开心的话,真没准人不要他,就连宝宝也跟他没关系了。想到这,仿佛能看见自己的小o自己的娃都飞走了,立马卷起毯子爬上了床,不过他很注意两人间的距离,并不敢逾越半步。

薛洋这才又躺回去,只见晓星尘缩在床边最角落的位置,仿佛他是像洪水猛兽一样的可怕似的,心里觉得这人怪好笑的,一定要这么小心吗,当初标记了他的真的是这人吗?要不是味道已经刻进身体里,他根本不敢相信这一事实,不过也没打算再欺负这人,反正这人也算老实,而且闻着他的柑橘味道会让自己很舒服,心口那些直到这一刻才定下心来沉沉的入了眠。

就在他们以未婚夫夫的名义睡在一起的第二天,温暖的晨光穿过纱帘唤醒了依偎在一起的他和他,然后薛洋和晓星尘就一起舒爽的伸了个懒腰,晓星尘是先清醒过来的那个吓得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然而薛洋半天也没有反应过来,依然沉浸在美梦里面,毕竟这是他这个一多月以来睡的最安稳的一回,紧接着他无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尚未隆起的肚皮,默念着宝宝一定要好好长大啊,然后他才发现自己衣服裤子都不见了,脸色立马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晓星尘马上反应过来用被子把人身体一包,将人跃跃欲扇的念头掐在了摇篮里。

薛洋的暴脾气差点就发作了,敢惹他的人他晓星尘是头一个,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心中认定晓星尘昨晚定是对他做了什么,还扒了他的衣服,最后还搂着他一晚上!心下又想着何苦气着自己,只恶狠狠的瞪他一眼。

“你给我转过身去,闭上眼不许偷看!”

“是!”

星尘委屈极了,就差两滴眼泪凝在眼眶里了,他发誓他真的没有动手动脚,至于为什么会搂在一起,没了衣服什么的,他真的不知道啊😭。

一切以孕夫为大,晓星尘当然不敢顶撞他,连连开口说自己错了,下次不敢了以示诚意,薛洋这会儿三两下就套好了衣服,这时阳光又盛了几分,他突然想起了今天上午有他的选修的课啊,完了完了一定点过名了。

薛洋这人从小到大都是调皮捣蛋型的,逃课打架抽烟这些都快被他玩腻了,然后他迷上了课业,几乎每门课程都是接近满分,是全校最优秀的,也就是说他除了皮以外各方面都是极优秀的,可是他今天却缺课了,这可是他的偶像魏老师的课呀,他就快毕业了以后也没机会听了。

看着薛洋换上一副愁容,晓星尘也开始担心了,赶紧问他怎么了。薛洋也如实说了。

“你不用担心,我昨天就给你请过假了。”

“什么?”薛洋惊讶于他就这么给自己做了决定,这怎么可以,这是他最喜欢的课啊,而且他最讨厌自以为是的家伙了,以为标记了他就可以掌控他的人生吗。

“确切的说呢,我还要带你去做检查,还是说你不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晓星尘小心翼翼的靠近薛洋,温暖的手掌握住薛洋的一起交叠附在薛洋的小腹上,薛洋当然想知道孩子怎么样了,莫名顺从的他点了点头,直言说那就去吧。此刻微妙的热度和清甜的柑橘味道渐渐抚平薛洋烦躁的情绪,他不得不承认,不管人类再怎么进化,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喜欢上自家alpha的气味,上一秒还在生气的自己瞬间消失无踪了,本能的凭借着依赖的情绪靠进了晓星尘的怀里。

很不情愿自己的改变,但是也没有办法了,因为紧接着薛洋就被他的alpha打横抱起径直出了门,直到将他放上副驾驶座,这整个过程都没有让他下来过一步,而住房离停车位始终有一大段距离,晓星尘又住在学校附近,实在害怕会遇到熟人,薛洋也就从头到尾都没有抬起头,全程都在埋头学习鸵鸟。

老实坐好以后,薛洋就侧过身去拉安全带,试图掩饰自己砰砰跳的心,。

“咳,下次不许这样了啊,我还没那么娇贵,只是怀个孕,又不是断了腿...”

晓星尘就在他身边,也正打算为他系安全带,于是两只手刚好碰到了一起,他们二人瞬间彼此都过到对方手上的电流,短暂的酥麻感让薛洋有些不适应当即回身正好撞上晓星尘的唇,没想到这样烂俗到不能再烂俗的剧情居然就这样发生了,还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薛洋竟没有感觉厌恶,反而嗅着晓星尘的味道有些上瘾。

晓星尘意外尝到薛洋柔软的唇,心里有一丝小窃喜,这是他的初吻,还是被薛洋拿走的,他有些想要吻下去的冲动,然而马上想到早上发生的事情,紧张的立马一秒撤退。

发觉晓星尘先逃跑了,薛洋有些不爽了,好像自己是一个痴汉他倒像是非礼过了一样,明明是跟自己绑定的alpha,竟然还要躲他,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口无名火,薛洋无处发泄干脆一把扯过晓星尘的领带将他狠狠拉过来,一吻奉上。

晓星尘被直直拽过去着实吓了一跳,而始作俑者丝毫没有顾及到自己的身体,反倒让让晓星尘吓出一身冷汗,全部注意力用在不要撞到薛洋身上,也就对于薛洋突然的行动毫无招架之力,现在的他一手撑着椅背一手护住薛洋的腹部,努力让自己不会伤到他,薛洋的手这会儿已经攀上了他的肩膀,柔软的双唇此刻正牢牢的贴在他的唇上,炽热的鼻息打在让他的脸颊上,只是胡乱的啃舐着甚至都算不上温柔,就已经让晓星尘瞬间有一种大脑要爆炸的感觉,天呐,他喜欢的人在吻他,这不是幻觉,也不是梦境,居然都是真的!

晓星尘没有接过吻,他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无助到连回应也不知道怎么去回应,瞪大了一双眼看着薛洋闭着眼服务于他,用心感受着薛洋的柔软,然后双手不知道怎么的揽住了薛洋的腰身,随着心里的感觉开始慢慢学着怎么去取悦怀里的他,本能的释放自己的信息素让柑橘的味道沁入薛洋的身体,左手也缓缓上移爬上薛洋的脖颈,常年接触钢琴的手指冰凉又纤细,一触上薛洋后颈那处腺体就教他整个人都软下来了,原本主动攻击的人瞬间落入下风,晓星尘复又学着他的模样咬上他的唇细细的磨,扰的薛洋只能用手指绞住晓星尘的领带才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眼见着晓星尘就要撬开他的贝齿,薛洋只好皱着眉咬了晓星尘的舌一口,效果还是蛮灵的,晓星尘立刻清醒过来离开薛洋的唇,尴尬的咳嗽两声坐回自己的位置。

“晓老师,可以开车了吗?”薛洋笑眯眯的问他。

“咳...马上...马上就走。”晓星尘一张脸都快要烧起来了,说话都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薛洋其实也不知道怎么与人接吻,他单身二十多年,也是一个对象没有交往过,为什么会因为一时冲动就吻了这个讨厌的家伙,难道真的是自己太寂寞了?话说刚刚的感觉好像还不错......薛洋偷偷的用手指轻触了自己的唇,然后发现还是晓星尘的唇比较甜,还有他的味道。

之后他们到达产检部门,晓星尘安排的医师已经等候许久了,很快就进入了检查阶段,再就是等候了,他和晓星尘两人都很不安,薛洋要比他更紧张一些,这些日子以来他也只是喜欢吃酸的,比较容易困,除此以外他也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有了,万一没有的话,晓星尘会不会就不管他了呢。

呸呸呸,要是没怀上的话那不是更好!薛洋啊薛洋你是猪油蒙了心是吗,这么白痴的念头有什么好伤心的。薛洋默默在心里吐槽自己。

看着薛洋一会儿咬嘴唇,一会儿掐手指的,最后还敲自己脑门一下,晓星尘不由得笑了一下,这个孩子怎么有时很霸道,像个小猫一样的喜欢挠人,有时就傻兮兮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会儿可能是在担心吧,但晓星尘实在不想他再掐自己的手,就抬起薛洋的手,趁机送上自己的,弄得薛洋一脸懵,半天才明白过来晓星尘是要干嘛,眉毛一挑,大大方方的拧起了晓星尘的手背,一边动手一边还笑得贼灿烂。

“嗯那个...要不你掐我的”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哦。”

边上也在等结果的姐姐看了他们半天了,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第一次吧?不用那么紧张,你看你先生对你多好啊,就算没有孩子再生一个也不是难事啊。”

“啊,不是...”

“看不出来啊,你竟然是第二胎?”

“没...”

“哦吼不得了,三胎啊!”

薛洋这下倒是真不敢讲话了,狠狠的掐了晓星尘的手一下,叫你不帮腔,叫你不说话!

对不起,晓星尘已经处于大脑联想状态,暂时无法回应薛洋的愤怒。

很快薛洋的报告就有了结果了,医师告诉他们两人,孩子目前刚满八周,一切良好,虽然现在还只是个小葡萄的样子,但是接下来的时间里将会很快发育,孕夫目前还没有孕吐反应,目前的孕期反应都很正常,要注意加强营养保持身心愉快哦,再就是记得定期做检查。薛洋这才把悬在心上的石头放下了,原来自己真的怀孕了,心里还有点高兴,真奇怪啊,明明应该懊恼才对啊,难道这就是母性的本能吗?

接下来的日子里,薛洋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胖了,甚至于......胸部都开始长大了一点点,这对他来说有点难以接受,只是肚子还没有隆起,照镜子的时候甚至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怀孕了,还是说他就是吃多了发胖了?

晓星尘也发现他自从踏入第九周开始,就会每天照镜子无数次,他装作经过房门时偷看过几次,每次薛洋都在撩高自己的衣服在那观察自己的身体,晓星尘以为他是在看肚子,又看他掐掐腰肉捏捏脸的,也不懂这是怎么了,孕夫的心思好难猜啊。然后薛洋就会开始蹙着个眉了,到了饭点的时候更是严重,连脑袋都会耷拉下来,吃东西的时候也会心不在焉。晓星尘以为是自己的手艺退不了,明明几天前薛洋都在连连称赞他的厨艺的啊。之后就是每天变着法的做好吃的给薛洋吃,起初晓星尘还没有警觉,等到过了两天的时候,当场抓住偷偷倒饭菜的薛洋的手,很生气的打算凶他,完了还是没舍得,又去端了一碗更多的饭菜过来,很温柔的一口一口哄他吃下去。

“你这几天好像挺不开心的?是我的问题吗?”

“......”薛洋皱着眉,紧盯眼下的吃食,实在是太香了,颜色也很有食欲,天呐...不行了。瞬间啊呜一口吃了下去,然后细心的嚼啊嚼,半天才回“呃...长胖了...都怪你。”的菜太好吃。

“你啊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晓星尘继续喂他,他生怕这小孩又倒饭,以后薛洋吃饭的时候要把他的手绑起来才行。

“一听就知道你没有仔细听医生的话,长胖很正常,而且我觉得没有很胖啊,还是很好看。”

薛洋忙活了好几口,听他这样说,立马反驳了,戳戳自己的圆脸,又掐掐自己的胳膊,最后指着自己的胸......说

“怎么会!你看啊,我的脸都圆了!还有手,还有腰,还有腿,还有这里!”

晓星尘喂饭的手一抖差点摔了勺,内心瀑布汗。然后仔细打量了两眼,倒吸一口凉气,顺便把鼻血也吸回去了。

“咳咳,你给我乖乖吃饭。”

“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时间一天天过去,很快就到了三个月的时期了,薛洋终于可以稍微自由一点了,但是可惜他还是没有机会去上魏老师的课了,因为他直接毕业了,说到这就让很多同学们都羡慕了,纷纷问薛洋这是去哪儿深造了,好像还胖了些许,薛洋立马就要咬人了,然后摸着肚子默念世界如此美好,世界如此美好,马上心平气和了起来,微笑着回答我去乡下姥姥家了,姥姥把我喂胖了。

学校办公楼某间办公室里的人一直看着穿着学士服手握毕业证书的他,薛洋知道,所以他笑了。

之后x班的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了,因为他们的系草兼班草没多久之后他就嫁人了,对就是薛洋,他嫁人了,还是嫁给了那个不起眼的音乐系的老师。

婚礼薛洋是想简单搞一下的,毕竟只是走个形式,但薛妈妈很不乐意,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孩子,还是个万里挑一的“好”孩子,虽然他就这么傻不愣登的揣起了包子,可是也不能就这么随便的嫁了,那不得好好乐呵乐呵啊,遂,薛洋和晓星尘在x国搞了个隆重的西式婚礼,累的个半死,就连晓星尘也要忙晕过去了,回国又搞了一场中式的,然后又办了一回亲友间的小宴席,把他们两个小的跟耍猴似的玩。薛妈妈还动不动就是来一句。

“哎呀。张大妮,你看,这是我儿子,这是我儿婿,帅气吧!”

“来来来,王春燕,你来给摸摸这是男是女啊......”

才三个多月,摸不出来的......

薛洋晓星尘敢怒不敢言,有苦说不出,内牛满面,声泪俱下,好想回家。

然而这还是个开始呢。

薛洋觉得自己运气蛮好的,孩子在他肚子里一直都很乖,产检做了好几次,每次都能碰见一堆诉苦水的小姐姐,她们都在说自己的宝宝有多么不省心,从一开始就孕吐反应严重,人不胖反而瘦了十多斤的都有,还有说自己整日里吃不下饭,心里烦躁的很的人,薛洋这会儿总会再次感叹宝宝太乖了,一点也没有折磨他,要不是肚子一天天变大了,现在的肚子活像个弥勒佛一样,估计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肚子有个胎儿在。

孩子已经八个多月了,只除了偶尔会踢薛洋肚子几脚以外,倒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薛洋依然吃了睡,睡了吃,就是比以前频率高多了,他现在很容易就困了,明明晚上能睡不下十个小时了,结果白天看看电视剧就困了,薛洋知道这是怀孕导致的,但还是故意和晓星尘犟嘴说这是电视剧太无聊了,三角恋的故事有什么好看的!什么竹马什么天降嘛,一起拿下不就是了嘛!诶那个受挺好看的。

吃就更不用说了,晓星尘为了更好的照顾他,都已经提前申请陪产假了,现在整天都待在家里,吃的喝的薛洋一伸手就拿到了,甚至于手都不用伸了,晓星尘捧着一堆好吃的,就坐在他身边投喂他,然后陪他一起看电视,看着看着还是更喜欢看薛洋,毕竟他的薛洋好看嘛。

上午和晚上的时候,薛洋有时会想要出门去走走,也都是晓星尘陪他,其实薛洋现在走两步路都会喘,没办法,肚子太大了,像捧着个大冬瓜一样,又重又容易出危险,所以要分外的小心,走个楼梯都累到脚抽筋,这时候都是晓星尘抱他下楼,幸亏楼层不高啊,薛洋都会好担心的,自己现在没有个130斤都不可能吧,这要是压垮了晓星尘,谁来给他煮饭吃啊。但晓星尘都没有表现出他很重的样子,面不红气不喘的就轻轻松松的就下了楼,薛洋着实佩服,这大概就是性别的天赋吧???很羡慕了。

转眼又是几个周末过去,终于到了九个月了,也就是即将接近临产日期了,轻松躺过了八个多月,薛洋总算是体会到了孕夫的苦楚了,他开始腰疼,酸疼酸疼的那种,像是有一个很重的东西在捶打着他的尾巴根,从腰部以下的位置都整天酸胀痛的,日子一点也不好过,晚上也很不舒服,还回回到了晚上宝宝都踢的更多了,睡觉的姿势也很容易引起薛洋的不适,平躺着喘不过气,侧着吧腰酸,腿还会麻,导致他从这段时间开始心情烦闷,又担心身体是不是不好了,又害怕生孩子那天是不是特别疼,饭都吃不下了,不过晓星尘怎么花式投喂他都吃的不得劲,没几口就不想吃了,最后还是晓星尘非要他吃的,这都瘦了十斤了,眼见着恐怕还要瘦,晓星尘是心疼的不得了,头一次恨起了自己,但是很多事情都不能重来的,晓星尘只能尽量安抚他的情绪,耐心的哄他也行,用信息素暂时缓解也行,薛洋累了就给他捏捏手按按腿,一天到晚就几乎没有合眼的时候。

薛洋也会过意不去,这个男人对他挺好的,可一想到这么好的男人是对他好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怀了他的孩子,又会更难过,然后他就会心里不舒服,闷闷的,好像被塞了一团棉絮在胸口,再加上胸口的确是很涨很难受,他就会变得很脆弱,自己也无法解释,可是他就是情绪上容易波动,干脆就哭吧,晓星尘这时就会小心翼翼的抱紧他,因为他的大肚子要温柔对待,他的眼里都是泪水,大颗大颗的往外涌,从眼角一路滑到嘴角,晓星尘心痛不已,又会看见薛洋的脸,他的肉圆脸都变成尖尖的小脸了,至少他晓星尘很少看见薛洋这样子过,心下一阵怜惜,就吻上他的眼下,试图吻去他的泪水,然后一路轻柔的舔舐掉他的泪痕,一直到尝去他嘴角上的咸味,又会忍不住多在那附近流连几许。薛洋好像有点尝到甜头了,之后基本上每天都会凭着心性如法炮制同样的眼泪出来,然后晓星尘又会去吻他,薛洋玩了几天以后,还没有玩出新花样来,就开始剧烈腹痛了。

晓星尘反应很快,立刻把他送到了医院,但是他其实也很急,这段时间他只是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书,那些文字看在眼里好像很容易,真的看到薛洋在他眼前这样难受,他还是脑子里一片空白的,紧张的情绪充斥着大脑,但是他不可以表现出害怕,不然薛洋会更害怕的,茫然无措是不可以有的,所以他早早的就联系过医生了,直等到现在,立刻准备迎接新的未来了。

薛洋在病床上痛了三天三夜,痛的叫苦连天,额上出一层汗,擦干之后又接着出,衣服湿了一件有一件,根本不方便换,只能用别的衣服隔着,生怕他着了凉,到时候雪上加霜。晓星尘看薛洋这样疼,恨不得替他受过了,人类为什么会进化出omega这种第二性征呢,为什么他的薛洋要受这苦呢,可是千错万错到头来还是他的错,可是……可是当初,难道要放任薛洋不管吗。

宫缩的痛大概是六级吧,那么生孩子就是十级,这简直不是人能承受的,薛洋在产床上的时候紧紧咬着晓星尘的手臂,心里头想的是自己的妈妈,她得是多么勇敢才把他生下来的啊,自己也走上这条路,有一种随时都要升天的感觉,天呐……晓星尘,你他妈,我x你妈的,老子以后都不会再给你生孩子了。我他妈的x靠靠靠……凭着一肚子脏话加持,薛洋总算是把这孩子整出来了,听着婴孩的哭声一响,薛洋也就睡过去了,晓星尘也情不自禁的哭了出来。

医生们都在连连说着可喜可贺说是个女孩,护士们仔细抱着小婴儿给她又是擦又是包裹的好半天,只有晓星尘仿佛忘了孩子这回事,无声流泪的眼睛定定的注视着睡过去的薛洋,心疼到极致,连看孩子一眼的勇气也没有,他只痴痴望着跟从水里爬出来的薛洋,颤抖的双手又不忍心吵醒他,只轻轻握住薛洋的手,将他们一一摊平,终于不需要再握紧成拳了,一切顺利,你也受苦了……至于孩子,谁关心她几斤几两,要不是这个孩子,薛洋怎么会这么痛……

顺产的总是恢复的很快的,薛洋是那天上午生的孩子,到傍晚的时候就醒了,那会儿正是冬天最冷的时候,离过年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傍晚的时候天就已经黑了个彻底。他先是稍微喘了口气,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发现那个大肉球没有了,然后听见床边的小婴儿床里的一声啼哭才想起来,靠,老子生了!身边这崽子就是他的!

晓星尘也是很久没有好好睡过觉了,这会儿就趴在床边,薛洋的手边睡着,婴孩的哭声都没把他吵醒,薛洋转转身子也就发现了孩子他爸的身影,想到他最近也是很累很辛苦,丝毫不亚于他,心里也有些暖暖的,这才想起来跟小宝宝比个手势,嘘了一声,超小声的说。

“宝宝啊,你可不许哭哦。”

神奇的是小宝宝竟然就好像听懂了似的,真的就哭了两声就暂停了,小嘴砸吧砸吧的继续做美梦去了。

夜色不知不觉愈渐浓厚,一轮明月开始挂在天空上,薛洋看着睡着的晓星尘,悄咪咪抱起了孩子,小孩子软绵绵的,他都不敢用力,而且小小的一只,跟个小猫似的,雪白雪白的,还挺可爱,薛洋突然想到些什么,又轻手轻脚的掀开娃娃的包布,往里面瞧了瞧。是个姑娘,只是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分化成alpha,不过其实做omega也挺好的,就是……算了,好像也还不错的样子。

可能是omega的天性吧,薛洋抱起孩子来挺顺手的,而且孩子也不哭也不闹,就是一张小嘴动个不停,薛洋的脑子多聪明啊,马上就想到估计是饿了,这个房间他是独一位的,所以也不用害怕陌生人,探探门口,又打量了会儿晓星尘的睡颜,在他脸上戳了一小下,确定他不会醒过来才悄悄解了衣服,奶孩子,幸亏他提前有学过……不然他可能会想把这孩子扔出去的。

过了好久,晓星尘才醒过来,多日连日的劳碌让他总算能偷一个懒了,但是醒来他就有点后悔自己怎么睡这么久了,居然天都黑了,怕是薛洋都饿了吧,他真是不称职。然后直起身子揉了揉有点麻痹的腿,抬眼就看见薛洋抱着孩子靠在床头上,沉沉的睡过去就,孩子也睡着,好像还有点笑意的样子,晓星尘不自觉的偷笑了一下,觉得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吧,他又低头想去仔细瞧瞧他的薛洋和他的孩子,然后就不知道怎么的了,孩子根本没看几眼,变成孩子夹在中间,他偷亲薛洋的模样,然后晓星尘不小心闻到薛洋身上的奶香味,嗯,好香,混合着香甜的水果味信息素能甜到人心坎里去。

薛洋正美滋滋睡着,做了个梦,梦见他强行吻了晓星尘,然后拖他去宾馆,再接着就要十八禁了,期待了很久的o变a,a变o的事情就要发生了,结果梦里他居然被压了……被压了?!靠!wtf???

一阵骚动他从梦中醒来,就看见晓星尘的大脸,反应迟钝,他才发现自己正被这个梦里梦外都睡了他的家伙亲吻着,不爽,但是孩子又在自己怀里动了一下,唉,算了,不过感觉挺不错的,薛洋偷偷笑了笑,笨拙的回应这个同样蠢的吻法。

没一会儿,晓星尘问他。

“嗯那什么……你饿不?想吃点啥”

……

一开口就是吃……不会问点别的嘛,真是老实人一个不错了。

“咳,我吃过了。”

“哦你吃的啥?牛奶?还是羊奶?”

“啊???”

明月在天空中用无暇的月光透过玻璃洒在这新的一家三口身上,薛洋抱着孩子抬头看了看月亮,又看了看眼前的星星,手指轻轻点在自家alpha的身上,叫他过来,晓星尘傻傻的,刚刚的吻结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坐边上跟思过似的,半天感应到薛洋的动静,才极慢的挪过去,最可笑的是脖子还使劲往后仰,一副生怕媳妇打他的感觉,薛洋眼睛一瞪,抱着孩子的手竖起一根手指,过一秒就竖起一根,晓星尘又靠近一点点,见薛洋没有打他的意思,才放心大胆的靠过来。

薛洋差点就是竖起第三根手指了,因为到这可说不准会不会从温馨时刻变成当场家暴了哦。见晓星尘总算是聪明了一点,才咬牙切齿的笑着叫他低个头啊。

晓星尘以为他这是要吻他,有点激动,连忙凑过来,只见薛洋一口咬住他的耳朵,说。

“宝宝是我生的,我要给她起名叫晓月月,你不可以反对!”

“啊……是这样吗”

晓星尘挺担忧的,毕竟他听到这个名字只能想到一个说相声唱大鼓的大胖子。

不过还好,后来孩子的户口上的叫“晓月”。



愿明年的明月和你都一样温柔。





中秋贺文~end







又臭屁发作惹

兰若庭(朱墨大袖衫+黑色一重衣)
素风尔雅(业火红莲齐腰黑色银丝裙)
汉尚华莲(纯色发带)